Living Trust

[林修荣]生前信托(Living Trust)基本知识

预先订立遗嘱,是最基本的遗产规划,但有些家庭应该考虑设立生前信托,往往好处更多。
何谓「生前信托」?
「信托」(TRUST),是有法律效力的安排,「生前信托」,顾名思义,是在生前设立,通常由律师制定信托文件,详细列明遗产安排指示和条款。
信托一般分为可撤销(REVOCABLE)和不可撤销(IRREVOCABLE)两种,大部分生前信托都属前者,即订立人在生时,可随时修改甚至取消。因此,该信托对订立者的税务及资产产权并无任何影响,亦不会对债务起任何保护作用。
生 前信托内订明,将来夫妇中任何一方离世,属于死者的资产应如何处理。信托可指定由未亡人或子女继承产业,或指定其遗产全部或部分归入特别信托内,该信托称 为「绕道信托」(BY-PASS TRUST),或简称为「B信托」,为不可撤销的信托,作用是保留死者的个人遗产免税额。
举个简单例子: 夫妇有两个孩子,年纪还小,夫妇设立生前信托,将自住房屋及银行户口改由生前信托拥有,由夫妇作为共同信托人(CO-TRUSTEE),任何一方离世后, 其所属之资产便归入「B信托」,由未亡人作信托人全权,并可取得信托赚得的全部收益;未亡人本身的资产,则继续留在生前信托内,并继续为该信托之信托人。 将来未亡人离世,信托内预先指定的「继任信托人」(SUCCESSOR TRUSTEE) 便接过责任,将信托内的产业按信托条款处理,包括待子女成年后,将资产交予子女继承,之后,所有信托结束。
其他附加文件
生前信托文件,通常都会包括以下三份相当有用的附加文件:
「倾注遗嘱」(POUR-OVER WILL),作用是将没有放入生前信托的资产,将来都按生前信托条款处理。
「财务管理授权书」(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作用是在万一本人无力管理产业或作财务决定时,由代理人(AGENT)代为办理。
「医疗授权书」或「预先医疗指示」(ADVANCE HEALTH CARE DIRECTIVE ),作用是万一自己无法作医疗决定时,由代理人代作决定。
生前信托的好处
生 前信托最重要的好处,是避免遗产需要通过法庭的「认证」(PROBATE)手续。「认证」是一个公开的法律过程,令私隐权尽失。通常即使有遗嘱,亦要经过 「认证」,才能由受益人继承遗产,除了要花时间外,亦要按遗产总值交付认证费用,往往还要交由律师办理。在生前信托内的遗产,则完全无需通过认证手续。
生前信托内的「B信托」,能帮助保留(不是增加)死者本身的遗产免税额(目前为二百万元),故对省遗产税亦有所帮助。
生前信托的附加文件,让家庭整体财务与医疗决定,预先有更妥善的安排。
由于生前信托是一个法律文件,故大家都应咨询律师,由他按你家庭情况和个人需要设立。

「B 信托」
生前信托,通常都在条文内指定,配偶之一离世后,成立「B 信托」,将属于死者之产业放入,由仍在世之配偶作信托人管理,并可全数取用信托产生之收益。在特别情况下,例如:需要维持生活水平、医疗等,在生配偶有权动用信托内之资产,但无权去更改该信托之条款。
需 要放入「B 信托」之产业,乃以价值计算,例如:属于死者的产业价值为四十万元,信托人可随意选择,将任何总值四十万之资产,放入「B 信托」。由于「B 信托」将来不再有遗产税, 故在生配偶在考虑将那部分产业放入该信托前,应征询会计师或律师意见。一般来说,有较高增值机会的产业,较适宜放入「B 信托」;但要注意,自住楼宇每人二十五万元之资金增值免税额,会因该物业被放入「B 信托」而受到影响。
「可放弃信托」
去年,国会大幅度提高个人遗产免税额,目前每人为二百万元,到二零零九年,增至每人三百五十 万元。一般资产净值低于该免税额之家庭,可索性考虑不指定成立「B 信托」,以免在生配偶需受该信托之限制。
近来亦有律师推荐用「可放弃信托」(DISCLAIMER TRUST)代替传统的「B 信托」。「可放弃信托」,乃在生前信托内,给予在生之配偶权力,在死者去世后九个月内,决定是否使用「B 信托」。

虽然决定在生前信托不设立「B 信托」条款,或利用「可放弃信托」,将给予在生配偶去作弹性处理的权力,但这个决定须经夫妇坦诚商讨,彼此信任,因为放弃预先指定成立「B 信托」,等于将全部资产处理权,将来交由在生之配偶去作决定。
「C 信托」
除 以上「B 信托」外,有些生前信托文件,更指定将来成立「C信托」,目的是让资产价值高的夫妇,各自决定自己资产的继承权。通常放入「B 信托」的资产价值,都不会高出个人遗产免税额,否则超出的部分马上要付遗产税。假如生前信托指定将来成立「C信托」,除了夫妇各人可为自己的全部资产预先 指定继承人外,更可延迟交付遗产税,直到在生之配偶逝世,才需要付遗产税。
生前信托是一份法律文件,内容与遗产法例和税务都很有关系,故必须找专门处理遗产规划的律师办理,按您家庭情况和个人需要要设立信托,不宜自己由互联网路或其他途径自行草拟,以免因小失大。

[林修荣]生前信托附加资料

「生前信托」的主要功用

对拥有房地产的人士,「生前信托」可能是比较有效的遗产规划工具。信托的主要功用,是避免后人要通过法庭「认证」(Probate)手续;此外,信托可指定将来透过A/B信托,去保留夫妇各自遗产免税额,目前是每人二百万元。

假 如房地产由夫妇直接拥有,待两人都去世后,后人需要聘用律师或会计师,向法庭申请「认证」,法庭批准后才能将产权转移。「认证」除了要花钱和花时间外,还 会失去私隐权。有些父母在生前将产权部分或全部转移子女,这样做虽然可以避免「认证」,但却有税务和其他后遗症,尤其是假如房地产属于投资物业,更应该让 子女通过遗产继承,去达到省税的目的。

「生前信托」本身不能增加遗产免税额,但透过成立A/B信托,将属于死者的遗产放入一个不可撤销的信托内,便可以利用死者本身的遗产免税额,将来即使产业大幅度增值,亦不会有遗产税的问题。

生前信托与年幼子女

生前信托最大的好处,是避免将来子女承继遗产时要通过认证(PROBATE)手续,但对家中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生前信托还可以为他们提供保障。

假 如夫妇当中一人离世,另一人当然可以继续拥有产权,和子女们的监管权;可是,万一夫妇都离世,假如没有预先透过遗嘱或生前信托,去指定遗产的管理权和子女 的监护权,便要由认证法庭(PROBATE COURT)去按州法律作决定,而这些决定通常都是跟据亲属的亲疏关系,未必与您的愿望相符。

虽 然在遗嘱中可以指定产权和子女监管权,但假如拥有房地产的话,即使有遗嘱亦要通过法庭认证,所以最好还是设立生前信托,在信托中清楚地指定一位信得过的 「继承信托人」(SUCCESSOR TRUSTEE),并指定由他监管未成年子女。同时,在信托内也可以另指定一位候补的「继承信托人」,当原来「继承信托人」不可以担当任务时,由侯补「继 承信托人」补上。

由于生前信托通常可以随时更改,到子女成年后,父母到时可以考虑修改信托,让子女来作「继承信托人」。

避免遗产争议

通 常父母在遗嘱或生前信托内,都会指定将来遗产由子女平均分配承继,可是,有部分父母,由于各种原因,给予不同的子女不同的遗产价值。例如,顾及某子女生活 较困难,或者某子女对父母特别照顾,便将较多的资产分给他;另一方面,可能有令父母对子女某不满,便故意将该子女在遗嘱中删除,或给予比其他子女较少之产 业。

虽然父母有自由去决定如何分配遗产,但分配不均可能为后人带来争执,失了和气,甚至对薄公堂,不时有人到法院为遗产分配提出诉讼。

为 了减少将来后人为遗产分配争执,如果不采用均分的方式,便要特别谨慎去避免争执。遗嘱较容易被争议(Contest),所以找律师订立生前信托 (Living Trust)比较稳妥,有些家庭甚至将签署遗嘱或生前信托过程,用录像机录下为证,并录下律师对分配条款的解释。此外,在遗嘱中加上「不可争议」条款,令 提出争议的子女丧失继承权,也是常用的策略。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经常对遗嘱作些微修改,用意是即使遗嘱受到争议,法院也会考虑到之前订立的遗嘱。

修改遗嘱或生前信托

有些朋友以为离婚后自然信用卡分开,无需再为以前配偶的债务负责,但假如您没有正式通知银行或信用卡公司,离婚后您依然要为两人联名的信用卡负责。

已经设立遗嘱或生前信托的朋友,在家庭情况有特别改变的时候,都要考虑是否需要更改这些文件,甚至要将一些已经指定受益人Beneficiary的帐户更改。

有些已经离婚的朋友,忘记将人寿保险的受益人更改,甚至生前信托也不作更改,这样以后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为后人带来麻烦。

有 些男士在配偶过世后再娶太太,都应该考虑尽快将遗嘱或生前信托修改。假如在这些文件上没有明文订立新配偶可以得到的遗产,在遗产法律上她便成为「被删去」 的配偶(Omitted Spouse),许多州都有法例去保障这类「被删去」的配偶,在加州这类配偶可以自动获得遗产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

要修改遗嘱或生前信托的手续相当简单,您不一定要到以前为您设立文件的律师。假如您的文件已经设立多年,不妨请律师为您审查一下您现有的文件,看看是否应该收改或重新订立。

生前信托与房地产物业

家庭拥有房地产,最好考虑找律师为您设立生前信托,将来子女续承产业时,可以避免认证PROBATE过程,省下律师费用和时间,也保留流私隐权。

可 是,单单设立了生前信托是不够的,因为如果产业没有放入生前信托,便取不到生前信托的好处,即等于白造了。将房屋「放入」信托,其实只要将屋契修改,由以 前夫妇共同拥有产权,改为由夫妇以信托人TRUSTEE的身份拥有。一般律师在为您设立信托之后,都会顺便为您更改屋契。

有了生前信托,不会妨碍房地产买卖。卖出房屋时,夫妇便以信托人身份,去进行交易。要买入新房屋,只要屋契上有正确的具名便可以了。

有些生前信托,根本不将个别房地产资料放在信托文件;即使在信托后面附上房地产资料,将来也可以自己将资料修改。这部分资料是是为后人提供方面,让他们知道父母有什么资产而已。

重新贷款时,还有一部分银行机构,不想借贷给作为信托人的贷款人,但这个情况已逐步改善。即使银行有此要求,ESCROW公司也知道如何将物业取出信托,重贷完毕时再帮您放入信托。

预先订立医疗授权书

没 有人能知道自己是否会突然发生意外,或有其他原因而导致神志昏迷,无法为自己的医疗作决定,包括是否在医生认为无希望时,继续利用机器 (LIFE SUPPORT SYSTEM)去维持生命,或是否要使用止痛药。如今医生和医院都害怕法律诉讼,所以不肯随便为病人作主,如果自己没有留下指示,到时可能会产生混乱。

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是预先设立所谓「生前遗嘱」(LIVING WILL),做法是利用一个「医疗授权书」(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文件,由本人预先指定代理人,并给予权力,在授权人无法自己为医疗作决定时,由代理人全权作决定。

近 年许多个州(包括加州)订立了「预先医疗指示」(ADVNACE HEALTH CARE DIRECTIVE)文件,用途与上述「医疗授权书」相近。通常在设立生前信托时,律师都会为您准备这套文件。假如您不设立生前信托的话,也可以设立「医 疗授权书」或「预先医疗指示」,但最好是由律师或有专业知识的人士为您设立。

预先订立医疗授权书

最近佛罗里达州SCHIAVO家庭为了是否维持病人生命这件事,闹到国会、美国总统和最高法院都牵涉其中,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位女士没有预先订立医疗授权书。

没 有人能知道自己是否会突然发生意外,或有其他原因而导致神志昏迷,无法为自己的医疗作决定,包括是否在医生认为无希望时,继续利用机器 (LIFE SUPPORT SYSTEM)去维持生命,或是否要使用止痛药。如今医生和医院都害怕法律诉讼,所以不肯随便为病人作主,如果自己没有留下指示,到时可能会产生混乱。

(林修荣)不要随便转移房产权

有不少父母喜欢在仍在生时,将房屋产权转移子女,但在很多情况下,这样做是不智的。

首先,与子女共同拥有产权,将来卖出时子女亦必须同意。我曾经见过父母要售卖物业,子女却不同意的情况。但最大的问题,是可能会产生大量资金增值税(CAPITAL GAIN TAX),尤其是很久以前买下的物业,本身成本很低,和不符合资金增值免税额的投资物业。

原 来子女接受赠与时,亦同时接受了产业原来的成本。假如子女自己有住宅,这个物业不属于自住,出售时产生了大笔资金增值,属于子女的那一部分便要缴纳资金赠 值税。较聪明的做法,是继续由父母以生前信托之信托人拥有产权,将来离世才由子女承继产权,到时物业的全部成本获得提升至市场价值,出售时极可能免付任何 资金赠值税。

在三种特殊情况下,父母仍在时将产权转移子女可能有好处。

第一种情况,有 些父母准备将来要申请政府医疗福利(MEDI-CAL),亦即俗称为「白卡」,为了避免政府将来要求后人出售物业偿还政府 (ESTATE RECOVERY),便提早将产权转移。目前加州的「回看期」(LOOK BACK PERIOD)是三十个月。这种避免偿还的手法虽非违法,但却有些道德上的争议,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第二种情况,是子女与父母同住, 房子的资金增值超过五十万元,假如产权只由父母二人拥有,卖出时超出五十万元之增值便要付收入税,为了增加资金增值免税额,可以考虑在卖屋前起码两年,将 子女名字加到屋契上,只要子女符合两年拥有权和两年作主要住宅的规定,每一位共同产权拥有人都二十五万元免税金额。

第三种情况更罕有,是父母的资产净值预料将超越遗产免税额,预先将资产以今日市值赠与子女,资产以后升值也不会增加遗产税。

除了以下上特别情况,最好还是由业主设立生前信托,将来离世之后,才由儿女按生前信托条款承继产权。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