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 Problems

ZT华尔街的滑铁卢

心言

谈到美国经济,近期以次级房贷和房屋销售引发的股市跌落,带来一片恐慌,范围涵盖从投资人到一般民族。这是否标志着美国经济开始进入衰退期?未来投资的时机和前景如何把握判断?一般中产阶层的不动产会不会大幅度贬值?美国经济何时才能开始复苏? 这期间对中国等经济相当比例依赖出口的新兴国家会影响到什么程度?

事实上,自2000年五月份美国股市暴跌造成对高科技期望的失落算起,人们有关经济开始复苏的说法已经出现过多次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房屋市场始终没有出现大范围的下滑,因此维持的消费者信心也就没有受到大的冲击,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好的,就是今天全面看待美国经济,也不能单纯因为股市的一时跌落就得出经济进入衰退这个结论。但是,美国经济的前景究竟如何,这是令人深思的。

如果说目前美国经济处于或回升或衰退的临界点是有些道理的。首先我们必须要看到,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以来,美国经济总体上始终处于快速增长阶段,特别是到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解体,造成巨额资金在极短的时间内流入美国,结果把股市在一瞬间推向高峰。可以说,美国社会基本把这么一大笔资金消化了是不容易的,否则股市下跌后房屋市场不会维持这么久。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美国股市里的高手们抓住机会赚到钱了,然后再转移到房市来炒作,特别是在经济发展较快的各州房市高端炒作,这样才能够维持房市十余年高企不下。还有,股市热时高科技公司付给雇员的股票很多被兑现付购房款,连带造成的房价飞涨,更夸大了经济繁荣的实际情况。以下跌幅度较大的硅谷房价为例,目前的价位还是九十年代末的两三倍,新泽西某些地区的房价基本也是2000年时的一倍,这么高的房价在经济调整阶段必定会有幅度较大的波动。这些因素次级房贷公司和投资方完全没有考虑,所以随着利率的调整变化出现危机。说到底还是这些金融公司单纯追求高增长造成的,仅仅由此简单判断美国经济的走向还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很多情况下,局部反映出来的一些现象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也有其出现的根源。如果进一步从股市出现的历史,到直到八十年代末基本成功的美国美众靠买股票做退休金,到九十年代后期发展成人们对股票期待的高回报,再看目前华尔街财团和各种投资项目可以操纵的巨大金额,就不难看出,以次级房贷为代表的在金融投资上的投机心理,现在暴露出来的问题不过是冰山一角。仅以个人和公司投入的退休计划来计算,每月有多少现金流入华尔街?这些现金在买入各种基金以前已经有一定比例付给华尔街的财务经理们做了佣金,如果年底回报率较好更有一个大数目付给他们做奖金。这个大环境之下要限制金融公司不追求短期目标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华尔街继续这样操作下去,伤害的绝对不只是美国经济一时间的发展,更多的是中产和工薪阶级的生活依靠。

可以说,让华尔街财团们失败的滑铁卢正是他们对短期利益的追求。

在华尔街财这种思维没有改变以前,甚至没有显现出任何改变的特征以前,美国经济朝良性发展的几率不大。特别要指出的是,华尔街这种思维培养出来的各种华裔财务经理人和金融家,本来在华尔街已经失败被淘汰掉了,跑回香港和中国以后还要拿出什么名人专家的架势对中国的经济指手画脚,硬要说中国还与华尔街的标准有多大差距,而不是痛定思痛地思考,找出经济良性发展的出路。一个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向美国市场出口的经济体,在这些人的误导和媒介不假思考的炒作之下,能够独善其身的机会又有多少呢?

作者本人也有很多股票压着。我多想鼓噪一下,让读者们头脑一热都把积蓄砸进去,然后自己趁机退出? 但是,就是这篇文章的所有读者,所有中文网站上可能接触到华尔街的网民们都进去,我怎能保证大家都买同一个股票把价位提拉上来,那怕是纳斯达克发行浮动量最小的一股?

十六世纪股票的出现,源自远洋海运对资金的大量需要。当时的投资风险是非常大的,但回报也大。所以人们才可能拿出几年十几年分不到红利的股票来交易,价格反映的不外是购买者对经营方业绩的信任和对回报的耐心。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以前,美国工业化带来生产率空前高涨,而产品销售却因为运输的迟缓根本受到制约,这就出现了产品在短时间的严重过剩。罗斯福总统看出了症结之所在,所以他在竞选时就敢保证要重建美国人的信心,因为他知道,福特公司的汽车也好其它公司积压的大量产品也罢,有了公路就有了出路。问题就是这么简单。大萧条以后直到九十年代初高科技热以前,美国经济在各个时期有过起落和调整,但投资人的信心始终没有遭到大的打击。因为这样长的时期内金融投资的运行基本是有节制有规则的。投资人拿出很小一部分资金来准备退休,得到的回报是真实有形的。那就是要比购买国家债券和银行定期存款要好。而且运气好了,一两块钱一股买下新兴工业和小企业的股票,回报会更好。八十年代后期的苹果股票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九十年代中期的诺基亚,当时的购买者们持到今天,经过多少大起大落以后,也还有至少二十倍的回报。当然,这样的投资回报,首先是投入的资金是有节制的,在不患得患失的前提下才不会因股市一时的变化产生恐慌;再当然,投资额度有限也就不会有暴富后的失态。

九十年代初一些高科公司在金融市场上的成功诱发了新一代投资人的投机心理,前苏联的解体又导致大量资金快速流入美国。在市场上高达几千亿热钱的推动之下,一时间人们对股市的期望已经不是投入有限的余额准备晚年了,而是希望立即看到梦一样的收获。特别是各种类型的民间投资,退休计划等按期固定流入市场的现金,维持了这种投资热在短期内稳步高升的假象,结果让很多本来有职业规范有节制的投资经理人员也盲从地认为,高回报是有可能的。结果怎样呢,当时一些本来有希望的新企业迫于压力追求增长拼命加大投资造成资不抵债,一旦现金流出现问题就要申请破产;还有的公司急于追求销售业绩盲目提供信贷,结果设备出售以后收不回款。更有很多原本信誉颇佳的公司弄虚做假,谎报业绩。要知道,所有这些行为都是在华尔街的推动,甚至怂恿纵容之下进行的。受到法律制裁的投资经理人有几个呢,可是生活受到冲击的中产阶级人口又是多少! 目前,所有生存下来的这些高科技公司,运转基本都是健康的,也是唯一还把主要研发留在美国的产业。这些,华尔街是否都看到了?

今天的华尔街改变这种思维了吗? 答案无疑是,没有。

何止没有,这些投资公司的经理人们,正在把他们对市场的影响能力当作优势,拼命地把他们的这种思维方式灌输到企业管理阶层中去,传播到新兴国家的金融市场中去。如果说,八年前股市跌落还有少数人获益的话,那么,今天人们面对的情况,是反恐以来中东财团抽空了在美国的投资,华尔街财团本身把大量资金外移到新兴国家去炒作,和美国制造业在华尔街对短期营利的刻求下出现不胜枚举的各种问题。在这种大环境之下盲目进入投资市场,结果是什么呢。

我们不妨以常识分析一下一个华尔街看好的公司。这个公司一定是连续几年甚至十年利润成双位数增长的。但是,如果反问一下,什么样的经营方式才能保证一家公司的利润多年以双位数增长? 首先,这家公司会在市场上有竞争对手。它利润双位数增长,那么它的竞争对手们要不要也这样增长?如果大家都这样增长的话,那么市场购买力就要成双位数增长。假如市场饱和了呢? 大家就只能靠减低成本的办法来维持增长。所以就要把企业外移,甚至干脆关闭,完全切除研发和生产的成本,向劳动力和原材料低廉的国家来订购,再节俭下去,就是在产品质量上让步,一是砍掉原来的质检部门变成纯粹的中间商;二是在产品质量标准上玩游戏,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移换行业标准中的条款;再就是把价格压到或者容许供应商降低标准,或者供应商不偷工减料的话根本不可能赢利。但是,所有这一切努力,带来的利润都是暂时的。一个市场饱和以后,价钱再低廉产品也有它的寿命周期。相反,这些办法带来的长期影响是什么? 如果一个企业裁减研发人员,那么就要失去以后的产品竞争优势;如果不更新设备,设备制造商就没有活路;如果缩小生产规模,熟练技术工人就要改行。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华尔街一个季度的几句评语,一个评级。目前荒谬到什么程度呢,一个从商学院毕业不久的财务经理人,就可以一个电话打到公司去,问上几个自己还不懂的问题,就可以影响这家公司一季度的股价。而公司的上层管理人员们呢,已经很少看到出于本公司的生产和技术部门的人员了。这些外行人来管理,他们如果不从中国等进口,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削减生产成本或者开发新技术?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怪像,就是那些在中国投资的港商台商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自己乘机进入美国市竞争的计划,不仅甘于为美国公司生产一些配件(没有哪个美国公司敢从一家供应商订购全套成品),而且还把价钱压到低得不能再低的程度,以至中国政府稍微在最低工资和环境保护上做一点政策调整,他们就可能破产!

回到三十年代罗斯福修路救经济的思路上来,今天的经济要靠什么来救呢。任何一个经济市场,一个经济实体,都会有产品饱和期出现,也有产品替代,消化更新的周期。我们不妨退一步,假设华尔街目前的思路是正确的,那么什么样的原材料资源,能源和环境资源会保证这种无止境的高速需求呢? 最终人类的命运会走到哪里? 特别要指出的是,华尔街这种思维方式,受益的只是他们几个经理人,那些天文数字的佣金和年终奖金。长远来看,就是企业的创办管理阶层,都是华尔街这些经理人员的牺牲品。

如果华尔街不改变他们的行为,不改变他们的思维,经济受到伤害的绝对不只一个美国!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